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免费注册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透视中国

搜索
发布于:2020-5-8 21:01:46

約 9 分 22 秒
透视听新闻
【当事人/公民 陈春英 实名举报】

 日前,本报收到益阳陈春英女士耒信,受陈春英的委托将此信内容登出,盼引起有关部门的关注,全文如下:

 益阳地方横征暴敛,鱼肉乡里。益阳警方助纣为虐,护黑先锋。如龙光桥镇,村支书记袁永生,吏役筑奸、强抢土地、草菅人命、盗卖良田。村民群体,奔走呼号、上访无门暗无天日、青天更是难见。

益阳地方黑恶执政 官称我是小中央(图:当事人 陈春英 提供)

益阳地方黑恶执政 官称我是小中央(图:当事人 陈春英 提供)-透视中国

 湖南省,益阳市,赫山区龙光桥镇全丰社区村民代表陈春英,李小正率大家与盗抢,盗卖村民土地的恶霸村支书及具黑社会性质地痞流氓组织成员奋起抗争之时,不料却遭到当地公安机关及派出所的联合警力及暴力镇压。

 青年村民代表李小正,由于在数年前接受当地三家企业年庆,企业为图好彩头而散发的千余元的红包给李小正,为此遭到别有用心的当地司法机关起诉,最终而被陷害,开庭时企业均无一人到场,在事实不清,无证人到庭应诉情况下李小正仍然被判刑一年半。

益阳地方黑恶执政 官称我是小中央(图:当事人 陈春英 提供)

益阳地方黑恶执政 官称我是小中央(图:当事人 陈春英 提供)-透视中国

 青年村民代表陈春英,就像她做陈述一样,做梦也想象不到自己一个奉公守法,安分守己的农家主妇就因为秉承了父辈直率的性格,不过是为村民说了几句真话而已,最终也是若火烧身因言而获罪,且不论是非长短,就是前后两次半年的羁押使她现在回忆起来还心有余悸,她曾颤抖的对记者讲,我的遭遇你有所不知,过去我只是在书里及电影里见到故事里的英雄们不畏敌人的酷刑最后昏死过去,然后又用凉水浇醒继续审问,殊不知这次轮到我了,他们来人抓我的时候,一,没有开警车。二,来人都没有着装。三,没有任何传唤手续就来到有家对我要进行抓捕。当我提出质疑时,他们不由分说在雨地里把我拖至车上,并且把我塞至车后座底下先是用脚踩着我,接着一个叫杨文斌的警官(事后才得知他的姓名)将我头按在车窗上一通乱撞不算,还时时用重拳猛击我的面部,并且辱骂我是狗杂种,同时凶狠的掐住我的脖子造成我喘息困难,多次出现窒息现象,后来在派出所我被他们打的死去活来,最后只觉眼前一黑紧跟着马上就人事不知了,瞬间倒是感觉没有半点痛苦,一会好像在天上飞,一会好像躺在花的海洋里感觉无比温暖……,正当我在飘飘然然之际,突然觉得有人猛然把我推向地狱般快速旋转,感到眼前一亮才明白自己躺在医院急救室里,后听大夫讲我来院急救时处于昏死状态,要是在晚来会(尤其对于我这肾癌还未康复之人来讲)唯恐就有性命之忧。

益阳地方黑恶执政 官称我是小中央(图:当事人 陈春英 提供)

益阳地方黑恶执政 官称我是小中央(图:当事人 陈春英 提供)-透视中国

 在与记者交谈的差不多180多分钟之间陈春英反复多次打断记者提问一个问题,(显然是脑部受伤所至)我们征粮照交,现在国家还在给我们发放土地补助,怎么一下子我们种了二十几年的土地说没有就没了,强征土地当时的情景现在回忆起来陈春英还能历历在目的叙述,记得那日先是挖掘机进场,紧跟着来了数不清的,公安、特警、还有许多有纹身的社会人员及地方官员和村干部,我及村民看到我们辛苦育的苗被他们用挖掘机一下一下挖掉,气愤的人们上前去制止,不料却遭到棍棒的殴打及武力镇压,现场的村民当时气的哀嚎遍野泣不成声。无奈后来我们想到了打官司,相信在中国司法还是公正的,绝不会像两级政府官员讲的那样话,你要是看着有哪些不公你可以去大中央去告御状,在我这小中央你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要服从我管。

益阳地方黑恶执政 官称我是小中央(图:当事人 陈春英 提供)

益阳地方黑恶执政 官称我是小中央(图:当事人 陈春英 提供)-透视中国

 过去不是说有困难找警察吗?政府门前不是有个大匾写着为人民服务吗?怎么现在不但不管我们生死反而还要对我们横刀相向呢?过去我对警察印象挺好的。通过这件事件我对他们有了从新定义,警察随时可以抓我们,又可以一句话不讲先是上来武力暴打,接着再辱骂我们,并且殴打完我们还要扣上莫须有罪,如妨碍公务类罪名,最为可笑的是打完我们还能讹诈我们钱财,事后听我妈讲好人的派出所所长眼看我昏死过去不行了急忙让送医抢救,为此还遭到上级领导的严厉批评,他们怕的就是对我实施酷刑后有伤及医疗证明留在医院作为证据,叙述同时陈春英才拿出那张在医院复诊时坐在轮椅左脚下踝戴脚镣的照片。(在这里她还特别感谢那位不愿透露姓名而给她留下珍贵照片的好心民警)不待伤好,他们就急着拖我离开医院,回到看守所继续逼供,审讯我的警察并且扬言:无论认不认罪就是零口供也要叛你的刑,治你的罪。羁押你及判你的刑就是区长马文才大人下的令,我看今天谁能救你?我死活就是不认罪,他们就是在这种事实不清缺少证据的情况下愣是在我被羁押六个月零二十四天的时候来了判决,对我判决七个月诱逼我不要上诉,否则再加刑数月。我所在的看守所无论是监控设备,还是音像设备都是崭新的,后来我家属聘请的律师对审讯提出质疑,同时要求他们提供审讯我的录像资料,由于他们怕刑讯逼供被我律师发觉,于是他们编造录像设备是坏的这些弥天大谎,我也多次对他们提出质疑,如此多的审讯过程难道每次都是坏的?
在看守所我向他们反映下面打我半死,执行公务不戴执法记录仪,警徽也不佩戴,工作证也没有,为何没有哪个部门出来指责他们?狱警笑着对我说警察打人就是执行公务。人民警察爱人民岂不成了一纸空文吗?难道人民警察就是用刑讯逼供爱的人民吗?

益阳地方黑恶执政 官称我是小中央(图:当事人 陈春英 提供)

益阳地方黑恶执政 官称我是小中央(图:当事人 陈春英 提供)-透视中国

 后来我们村上村民罗四海来电话告知我:有人放出狠话要做掉我,记者先生我实话对您讲,死我不怕,我就是要寻求真理,同村的李小正不是还在蹲冤狱吗?我就是不相信偌大的国家就容他们这些毁坏国家名誉的败类胡作非为,如果中央再不管,老一辈打下的江山不是要断送在他们手中?

使用道具

本分类目前有 74 人与您一同在线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